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独占七彩

      伴随着各宗的人马悄然退走,这片天地间剑拔弩张的气氛,顿时一点点的退散,涌动的暗流,也是随之消失。

  楚青,李卿婵他们望着圣宫退走的方向,也是轻轻的吐了一口气,虽说如今局面他们掌握着主动,但如果圣宫真要死磕,那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。

  不过好在的是,以姜太神的理智,不太可能做出这种鱼死网破的事情。

  “结界继续保持。”楚青看向夭夭的方向,开口说道。

  虽然圣宫此时退走,但他们也不能完全的放松警惕,万一有人暗中潜入捣乱,也是极其麻烦的事情。

  夭夭玉手握着源纹笔,笔尖有着神魂之光凝聚,轻轻抖动下,顿时有着一道道源纹浮现出来,与面前的结界融合。

  结界荡漾出涟漪,璀璨的光芒则是稍稍的收敛起来。

  如今的结界,暂时的处于防御状态,源气消耗减少,不过一旦遇见情况的话,就可立即将其唤醒。

  楚青等圣子见状,这才身影掠下,离开了结界节点所在,来到了谷口。

  此时那圣宫的池雷,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诸多苍玄宗圣子围来,眼中也是有点惊慌,连连后退。

  楚青笑眯眯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赵烛,你去将他源气封了吧。”

  赵烛闻言,便是走向池雷,池雷眼神变幻,不过最终在苍玄宗众圣子的虎视眈眈下,也不敢反抗,只能任由赵烛上前,将其体内源气暂时的封住。

  “如果你老实一点的话,等我们将这座七彩宝地采集完毕,自会放你离去,若你要耍什么手段的话,那就怪不得我们了。”楚青缓缓的说道。

  虽说这池雷成为了人质,不过楚青也明白他们不太可能对其做些什么,因为那样,只能彻底激怒圣宫。

  池雷面色阴沉,没有说话,他也明白,现在耍什么手段,都是自讨苦吃,毕竟他手段再多,那也不可能挡得住这么多苍玄宗的圣子。

  于是,池雷识相的转身离去,走到远处,将那处于昏死之中的柴嬴拖了起来,颇有些恼怒的踢了一脚,丢向一旁。

  在将池雷安顿后,楚青,李卿婵他们那带着惊奇的目光方才转向一旁的周元。

  “周元师弟,你倒是藏得很深啊。”楚青笑道。

  先前周元击碎柴嬴黑金丹的力量,寻常圣子,都是忌惮非常。

  “你刚才那是什么手段?为何能让自身源气强到那种程度?这似乎并非是我苍玄宗的源术?”倒是孔圣,盯着周元,缓缓问道。

  周元眉头微皱,淡淡的看了孔圣一眼,没有理会。

  倒是李卿婵红唇微启,道:“孔圣师兄,莫要逾越了,各人都各人的机缘,我苍玄宗可并没有只能修行本宗源术的规矩。”

  其他圣子,也是轻轻点头。

  孔圣面色尴尬了一下,他的确是非常好奇先前周元为何能够令自身源气暴涨,所以方才会忍不住的问出来,不过显然,他的问题,有些过分了。

  楚青瞧得气氛有些尴尬,连忙笑吟吟的圆场道:“周元师弟,你这次可算是出名了。”

  此次周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击败了柴嬴,这可谓是惊人的战绩,可以想象,今日之后,那些各宗对他们苍玄宗的防备名单中,又将会再多一人。

  面对着楚青的调侃,周元笑了笑,道:“如果不是楚青师兄你们将圣宫的人拦在外面,哪里能有我来出手表现的机会。”

  “这就不用谦虚了,此番你的贡献,的确是不小,如果不是你挺身而出的话,这局面对我们而言,可就难了”楚青摆了摆手,道。

  先前如果周元未曾站出来,以赵烛的实力,必然不可能抗衡圣宫两位圣子,所以定会落败。

  而赵烛一旦落败,局面对于苍玄宗而言可就弱势到了极点,那个时候,恐怕楚青也只能选择退让,让圣宫在他们发现的这座七彩宝地上,狠狠的咬上一口。

  其实这种损失也不是不能接受,但更多的,还是他们苍玄宗的颜面

  “这次托了周元师弟的福,这座七彩宝地,算是我苍玄宗独吞了。”楚青大咧咧的拍了拍周元的肩膀,旋即眼神微现火热的盯着山谷深处,道:“走吧,既然强敌已退,那我们也可进入这座七彩宝地,看看其中究竟有什么机缘吧”

  此言一出,其他圣子也是面露期待之色,七彩宝地之内,极为的丰富,不过原本以为圣宫的干扰,他们以为此次只能粗略扫过,但谁能想到最终圣宫退走,这就让得他们拥有了足够时间,将这七彩宝地彻底的挖空。

  于是,一行人留了两位圣子在外镇守,其余人便是以楚青为首,迅速的掠进谷中。

  周元与夭夭落在队伍后面,后者明眸轻轻的扫了他一眼,唇角有着细微的笑意荡漾,清丽至极:“又让你出了个大风头。”

  她眸子看了一眼周元的手掌,别人不知道周元使用了什么手段,她却是很清楚,那应该是周元自圣源峰主峰中得到的第二道圣纹,地圣纹。

  周元感叹一声,道:“我这源气底蕴,和圣子相比,还是有些差距。”

  他如今气府内所凝结的源气星辰数量在一万多左右,可这和柴嬴相比,依旧是差距极大,而且更要知道,柴嬴在圣宫圣子中,可是排名居末。

  难以想象,如金蟾子那等圣子,源气底蕴又该是何等的雄厚。

  夭夭浅浅一笑,道:“如今你才只是七重天而已,若是能够再做突破,源气底蕴自然会突飞猛进。”

  她明眸一抬,望向前方那通往七彩宝地的洞口,轻声道:“七彩宝地颇为不凡,这其中的机缘,你当争取一番,说不得能够助你突破。”

  周元闻言,也是点点头,眼中有着一些火热浮现,在那六彩宝地中,他正是因为那金色的潭水,才能够突破到金血境。

  而六彩宝地就已是如此的不普通,所以周元同样非常的好奇与期待,这七彩宝地内,又蕴藏着何种的机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