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八章 极限

      当周元的身躯低伏,双掌按住地面的时候,他的声音,也是传荡开来。

  他这幅姿态,竟然是打算主动进攻了。

  这倒是在天地间引起了诸多的哗然声,想来都没料到,苍玄宗这位首席,竟然如此的刚烈…只不过,眼下这种时候,这么刚烈的选择硬碰,恐怕并不是什么好选择吧?

  “这小子有必要这么刚猛吗?”

  百花仙宫那位宫婉也是惊愕出声,旋即忍不住的摇摇头,道:“这也太膨胀了…硬碰得越多,他的三股力量,也会消耗得越大,到时候,一旦一股力量出现疲软,就会造成雪崩般的后果。”

  宫婉柳眉微蹙,眸子中掠过一丝失望,先前周元的表现还让得她有些刮目相看,怎么稍稍得势,便是没了自知之明?

  眼下最为理智的做法,应该是采取迂回,与柴嬴缠斗,将时间拖延下来,而不是这样鲁莽的选择大量消耗自身力量与柴嬴硬拼。

  “毕竟太年轻了,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柴嬴压制,觉得颜面无光,想要找回场子。”百花仙宫其他的女圣子也是摇了摇头,道。

  听得旁边众圣子的话,左丘青鱼与绿萝面面相觑,旋即青鱼轻咬红唇,道:“周元不是这么莽撞的人,既然他这么做,应该是有着他的打算。”

  宫婉淡笑道:“什么打算?难道他还真想直接击败柴嬴吗?”

  虽然周元凭借着三股力量的联合,拥有了与柴嬴正面交手的资格,但如果说周元想要打败柴嬴的话,就算是他这三股力量,依旧还做不到。

  这一点,宫婉看得比谁都清楚。

  …

  天空上,柴嬴也是眼神冷漠的盯着下方的周元,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弧度,他双臂抱胸,周元这种行为,正合他意。

  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,真以为我会怕你那三道勉强糅合的力量吗?”

  “也罢,接下来就让你知晓,你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。”

  在那下方地面上,周元身躯低伏,双掌贴于地面之上,他的面色异常的平静,他也并没有理会那无数道不解与嘲讽的目光。

  他当然没有膨胀,因为他也很清楚,如果他选择缠斗的话,就算是柴嬴也奈何不得他。

  但没人能想到的是,周元的目的,可并非是与柴嬴纠缠,他是想要一块磨刀石来测试自身实力的极限,而眼前的柴嬴,是一个近乎完美的试验对象。

  或许在其他人看来,周元即便是将三种力量联合,也仅仅只能做到与柴嬴纠缠,却不可能将其击败。

  但周元自身却是知晓,那是他们不明白他所拥有的手段。

  周元的手掌按着地面,双目渐渐的闭拢,掌心血肉间有着神秘光芒浮现,地圣纹缓缓的浮现出来,与地面接触。

  轰!

  大地,仿佛是在此时震动了一下。

  嗡!

  下一刻,地面上犹如是有着巨大的涟漪以周元为源头,猛的爆发开来。

  方圆百里的大地,都是开始震动。

  大地中,澎湃的大地源气呼啸而来,最后顺着周元的手掌,疯狂的涌入他的体内。

  于是,周元的身体表面,开始有着神秘的苍黄之色浮现出来,那一对眼瞳,也是渐渐的化为苍黄之色,古老而厚重。

  那自他体内爆发出来的源气威压,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,节节攀升。

  哗!

  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得无数人面色猛的一变,一道道目光,有些不可思议的盯着周元的身影,显然是不明白他为何突然间力量暴涨。

  天空上,柴嬴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缩,面色有些阴沉的盯着周元的身影,此时后者身上散发的源气威压,已是让得他开始渐渐的感觉到了一些危险。

  “这个家伙,究竟用了什么手段?怎么一下子体内的源气变强了!”柴嬴面色变幻不定,最终他的眼中有着狠辣浮现出来。

  “不管如何,先将他斩杀!”

  柴嬴双手猛然合拢,黑金色的源气咆哮而出,竟是在那虚空之上,凝聚形成了一柄约莫千丈左右的黑金长矛。

  长矛之上,闪烁着森森寒光。

  嗡!

  柴嬴袖袍一挥,黑金长矛顿时撕裂空气,带起音爆之声,化为一道黑光狠狠的对着下方的周元暴射而去。

  虽然不知道周元在做什么,但柴嬴知道,他必须将其打断。

  咻!

  长矛暴射而下,不过就在距离周元尚还有十丈距离时,周元的体内,忽有苍黄源气涌出,化为光幕,将周元笼罩。

  砰!

  长矛重重的撞击在那苍黄色的源气光罩上,涟漪急促的爆发,数息后,黑金色的长矛,猛然炸裂,化为漫天光点。

  柴嬴眼神一凝,旋即他冷哼一声,体内源气源源不断的涌出,直接是在其上方化为了一柄柄的黑金长矛。

  咻!咻!

  下一瞬,数百柄长矛暴射而下,那等攻势,看得无数人头皮发麻,那每一柄长矛,都足以秒杀任何一位首席,如今数百枚齐发,就算是同等级的圣子,怕是都要避让。

  数百柄黑金长矛,铺天盖地的轰击在那苍黄色的光幕上,不断的将其轰击出涟漪,而光幕也是开始迅速的变得稀薄,显然是有些无法抵挡柴嬴这种疯狂的攻击。

  不过,在那无数人为摇摇欲坠的光幕而心惊胆战时,周元却依旧是双目微闭,手掌触及地面。

  因为他在竭尽全力的催动着地圣纹,他想要尝试如今地圣纹的极限。

  上一次斩杀范妖时,周元动用了地圣纹,但那几乎只是稍稍催动,那所汲取而来的大地源气,便是轻易的秒杀了范妖。

  当时周元汲取了约莫百里范围的大地源气。

  而现在,这个范围已经达到了两百里。

  那大地中,厚重而神秘的大地源气,如同地龙一般自四面八方呼啸而来,涌入他的体内。

  周元浑身的血肉在剧烈的震荡,这让得他有些庆幸,还好此前他达到了金血境,肉身再度增强,不然的话,恐怕根本难以承受这种狂暴的力量。

  不过两百里,似乎还并不是极限。

  周元深吸一口气,地圣纹的范围,在迅速的扩散。

  两百三十里…两百五十里…

  越来越多澎湃的大地源气,疯狂的涌入体内。

  轰!轰!

  而在那外面,无数的黑金长矛撕裂长空暴射而至,源气光幕越来越稀薄,无数望着此处的视线,都是为周元捏了一把汗。

  天空上,柴嬴的面色越来越阴沉,他死死的盯着下方那道身影。

  在他的头顶之上,一柄黑金长矛缓缓凝聚,只不过这一柄长矛上,有着一缕缕的血红之色,一股无法形容的凌厉气息,散发出来。

  “灭金矛!”

  柴嬴深吸一口气,眼神阴寒,袖袍猛然一挥。

  轰!

  空气爆炸,那道犹如染血般的金矛宛如是洞穿了虚空,一个闪烁,便是出现在了周元上空,重重的与那光罩相碰。

  砰!

  苍黄色的光罩,终于是在此时应声破碎。

  无数道视线暗暗摇头,那周元,怕是死定了。

  咻!

  染血的金矛轰碎光罩,去势丝毫不减,直接是在那诸多凝重的目光中,狠狠的对着周元脑袋暴射而去。

  不过,就在那染血金矛即将刺下的那一瞬,一只修长的手掌,凭空的出现,然后猛然握下。

  空间仿佛都是在那一瞬扭曲了一下。

  嗡!

  染血金矛那锋利的矛尖,在距离周元眉心仅有寸许的位置,凝滞了下来,狂暴的劲风,将周元的头发震得飞舞起来。

  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,周元缓缓的抬起头,苍黄色的眼瞳,漠然的注视着天空上的柴嬴,手掌猛然一用力,染血金矛便是爆碎开来,化为无数光点。

  光点在周元的眼前升起,他盯着那面色阴沉的柴嬴,忽的露出森森白牙。

  “圣宫的圣子,就这点能耐吗?”

  “若你真只有这点能耐,那今日,我可就要…”

  “斩圣子了!”

  轰!

  当其声落的那一瞬,一股让得无数人动容的澎湃气势,自他的体内,轰然爆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