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地圣纹初显威

      嗡!嗡!

  当范妖眼神充满着杀机的锁定着周元,踏出步伐的时候,他忽然感觉到了大地的细微震动,初始他还以为是错觉,但很快的,那种震动便是变得越来越强烈...

  大地颤动,犹如是湖面一般,隐隐的有着涟漪荡漾开来。

  而那种涟漪的中心位置,赫然便是周元所在之地。

  他感觉到,大地之下,似乎是有着什么东西,如潮水般的自四面八方涌来,一股无形的压迫散发出来,即便是处于现在这般状态中的范妖,都是在那种压迫下感觉到一丝恐惧。

  那种感觉,就犹如蝼蚁立于巍峨山岳之前...

  范妖眼神惊疑不定的盯着周元,他有些无法相信,那种程度的力量,竟然是后者所引起,这是什么源术?!

  “你在装神弄鬼的做些什么?!”

  范妖面目阴寒,步伐陡然加快,直接是化为一道血光对着周元暴射而去。

  “你以为搞出这些障眼法,就能将我吓退吗?天真的家伙!”

  “看我一拳将你这些手段,全部轰得稀巴烂!”

  轰!

  血红的源气,冲天而起,半边天空仿佛都是在此时被渲染成红色,暴虐的源气冲击波自范妖的体内席卷出来,周围那些参天古树,直接是在此时被生生的震断而去。

  “大血妖术!”

  咆哮之间,那漫天的血光汇聚而来,竟是形成了一道巨大的血妖光影,那道血妖光影比起之前范妖所施展的,变得更加的可怕!

  整个天地间,都是弥漫了血腥之气。

  可怕的源气威压蔓延开来,下方的地面都是在崩裂。

  砰!

  范妖面目狰狞,身形冲天而起,然后凌空停滞数息,猛然俯冲而下,那巨大的血妖光影则是在此时与其相融,此时的范妖,气势凶悍到了一种让人感到恐惧的地步。

  “给我死!”

  他咆哮着一拳轰下,拳头与血妖巨手汇聚于一起,血色源气汇聚而来,宛如天空中划过的血色流星,携带着毁灭之力,直接对着下方的周元,重重轰来。

  那一拳尚未曾落下,下方的地面,已是开始崩塌,周围的森林,不断的倒塌下去。

  此时的范妖,宛如一头肆虐人间的血魔。

  不过,虽说此时的范妖气势惊天,但那处于下方的周元,依旧只是双手轻按地面,连头都未曾抬起,只是那种从天而降的风压, 也是将其衣袍震得猎猎作响。

  “不管你有什么手段,这一次,你都必死无疑!”

  当那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,范妖已是如流星般呼啸而下,一拳轰出。

  周元终于是在此时缓缓的抬起头来,他的一对眼瞳,竟是在此时尽数的化为了苍黄之色,厚重古老,神秘莫测。

  苍黄色的眼瞳中,倒映着那从天俯冲而下,与血妖相融气势惊人的范妖,然后他按住地面的手掌,猛然一拍。

  轰!

  那一瞬间,方圆百里的大地都是在此时剧烈的震动起来,若是有人能够感应到大地之下的源气波动的话,则是能够察觉到,无数源气自四面八方奔涌而来。

  周元抬起一只手掌,掌心之间苍黄色的源气凝聚,宛如是形成了一个漩涡。

  他竟是要硬生生的承受范妖这可怕的一击。

  “周元,你找死!”范妖怒笑出声,下一瞬间,血光从天而降,直接是以毁灭般的姿态,狠狠的与周元那手掌重重的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轰!

  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此时横扫开来,万丈之内,无数参天巨树拦腰而断。

  周元所立之地,地面直接崩塌下去,形成了一个巨坑。

  范妖狰狞大笑,似已是看见了周元被他这一击硬生生的轰得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  “我看你这次,还怎么活!”

  不过他的大笑,当下面的烟尘渐渐散去时,却是陡然间凝固下来,范妖面色僵硬的望着下方,只见得那里的巨坑中,周元依旧是保持着单膝跪地,一手触地,一手抬起的姿态。

  在他那抬起的手掌间,苍黄的源气形成神秘的漩涡,而先前范妖那恐怖至极的一击,竟然丝毫未能将那看似薄弱的苍黄漩涡所打碎。

  周元身躯上,甚至连衣角都未曾破碎半点。

  他那年轻的面庞,平静如深潭,一对眼目,淡漠的望着处于上方的范妖。

  “怎么...可能...”范妖呆滞的望着这一幕,他无法相信那倾尽他全力的一击,竟然没有伤及周元一丝一毫。

  “不可能...”

  “这是幻觉...”

  然而下方,周元五指缓缓的紧握,双目幽深的盯着范妖,道:“接下来,该换我进攻了吧?”

  唰!

  当其声落的瞬间,范妖身影猛的暴射而退,速度催动到了极致,竟是要直接逃离此处,他的眼中有着惊惧浮现,显然先前那一幕,让得他感觉到了不妙。

  他倒也是果断,根本就不管其他的人,先行逃跑再说。

  他有着直觉,如果再不走,今日恐怕他将会栽在这里...

  周元淡淡的望着暴射而退的范妖,未曾理会,他一手按住地面,此时大地之下,有着磅礴的苍黄源气如洪流般的涌入他的体内。

  地圣纹!

  能够引动大地之中所蕴含的源气之力。

  那种力量,精纯而厚重,唯有大地深处,方可凝聚锤炼而出。

  周元的右臂上,在此时渐渐的有着一层薄薄的晶层出现,晶层呈现苍黄之色,隐约可见古老的纹路,那些纹路给人一种天成之感,宛如自天地间孕育而生。

  他能够感觉到,一股爆炸般的力量,在他的右臂中汇聚。

  那种力量之强,直接是令得他右臂皮肤都是崩裂出了一些血痕,显然是肉身有些无法承受。

  呼!

  周元深深的吐了一口气,眼中闪烁着冷酷之色,他望着那急速而逃的范妖,五指紧握,下一刻,右拳猛然挥出。

  轰!

  当其右拳轰出的那一瞬,整个天地仿佛都是爆发出了巨声,只见得一道巨大无比的苍黄源气光柱,猛然自周元拳下暴射而出。

  那苍黄源气洪流翻腾,隐隐间犹如是化为了奔腾的巨龙,跨越空间,一息之间,就已出现在了范妖的身后。

  身后传来的恐怖波动,也是令得范妖亡魂皆冒,他疯狂的长啸出声,身躯之上那巨大的血妖光影,立即运转所有的力量,狠狠的对着那如巨龙般的苍黄源气洪流轰击而去。

  砰!

  两者在下一瞬间碰撞到了一起。

  然后让得范妖恐惧的事情发生了,那汇聚了他所有力量的血妖光影,竟是在那苍黄源气洪流数息时间都未曾阻挡到,便是哀鸣出声,轰然爆炸。

  “我认输!我认输!饶命!”

  范妖尖啸出声,脸庞上满是恐惧之色。

  “你杀了我,我们血圣殿的圣子詹台清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轰!

  然而周元无动于衷,当血妖光影在破碎的同一时间,苍黄洪流便是洞穿而过,将那后方的范妖,淹没而进...

  轰隆隆!

  洪流贯穿天地。

  下方古老的山林间,被撕裂出了一道万丈庞大的痕迹,沿途的一座座山岳,都是在洪流过处,化为了平地...

  整个天地,寂静无声。

  唯有着那范妖凄厉的惨叫声,若有若无的回荡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