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打够了吗?

      轰!

  一道源气洪流狂暴的呼啸而出,宛如巨蛟升腾,最后携带着可怕的威能,在那诸多震动的目光中,冲击在了一道单薄的身影之上。

  那道身影当场便是被狼狈的震飞了出去,身躯狠狠的撞在山壁上,整个山壁都是龟裂开来,而他的身影,则是被深深的镶嵌在其中。

  巨石开始崩塌,将他的身形尽数的掩盖。

  那一幕,惨烈得不忍直视。

  首席峰外,无数道视线望着这一幕,都是发出道道惋惜之声。

  双方的交锋,几乎是呈现一面倒的姿态,周元完完全全被袁洪所碾压,显然双方似乎并不在同一个层次之上。

  “这周元…还不认输么?”

  “这也太顽强了…可惜,没什么作用。”

  “能够走到这一步,他的战绩已经算是很显赫了,就算是输在了袁洪手中,也并不丢脸。”有着弟子感叹,言语间有着一丝钦佩。

  毕竟连吕嫣,周泰,张衍三人联手都输了,周元即便输了,也不会对他的名声造成丝毫的损害。

  那沈太渊一脉处,诸多弟子望着周元被袁洪一次次的轰飞,而他却是咬着牙一次次顽强的冲上去,一时间也是沉默下来,紧接着看向袁洪的目光中开始多了一些愤怒。

  “周元!”

  不知是谁,忽然的吼出声来。

  “周元!”

  “周元!”

  沈太渊一脉的弟子,越来越多吼声发出,最后汇聚在一起,宛如惊雷般回荡在天地间,声势惊人。

  显然,他们在以这种方式,来为周元喝彩,为他鼓舞。

  吼声越来越大,那吕松长老一脉的弟子对视一眼,最后也是振臂呼喊起来。

  “周元!”

  “周元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越来越多的声音汇聚而来,惊动四方,连那其他峰的弟子,都是将目光投射而来,他们望着那道屡败屡战的顽强身影,也是眼神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这般情景,总是感染人心。

  那个叫做周元的弟子,让得他们知晓了什么叫做不畏。

  夭夭盘坐在青石上,她听着那响彻天地间的声音,空灵清澈的眸子,凝视着远处首席峰峰顶的战斗。

  “吼!”

  怀中的吞吞发出了低沉的怒吼声,小小的身躯有着膨胀起来的迹象,兽瞳中有着凶光流转,盯着峰顶上袁洪的身影。

  虽说它时常与周元打架,鄙夷周元,但吞吞心中的傲气,恐怕无人能够想象,它有着源自血脉的尊贵,寻常人类在其眼中,根本无须在意。

  所以当它能够尽情的与周元戏耍时,那也是它接受了后者的表现。

  在它的心中,也只有当初的苍渊,夭夭和现在的周元能够让得它接受。

  所以,在吞吞看来,它可以欺负周元,但别人若是这么欺负他的话,却是绝对不行,那是在挑衅它的威严。

  夭夭玉手轻轻摸了摸吞吞脑袋,将它那有些暴走的身躯安抚下来,她那绝美的玉颜上没有什么波动,只是当眸子掠过峰顶袁洪的身影时,则是有着一抹微冷之意闪现而过。

  …

  陆宏一脉的弟子,则是因为这突然间响起的震天般声音,变得有些失措,他们倒是想要出声支持袁洪,但声音刚出,就被淹没。

  陆宏长老面色漠然的望着这一幕,却是一声冷笑,毫不在意。

  这只不过是属于弱者的绝望呐喊而已。

  但是,就算是你们喊破喉咙,那周元,也不可能再翻身!

  此时,他就要为之前的张狂,付出代价!

  望着峰顶上那道狼狈的身影,陆宏的嘴角,有着一抹快意的弧度缓缓的掀起。

  …

  一片狼藉的峰顶之上。

  周泰,张衍,吕嫣三人望着那惨烈的一幕,面色都是有些不好看。

  周泰死死的咬着牙,眼神喷火的盯着袁洪,想来如果不是已被淘汰,此时的他就算是重伤的身躯,也要上去与后者拼斗。

  张衍面色同样是不好看,他看了出来,这袁洪显然是在戏耍周元,而周元是他们一脉的弟子,被如此戏耍,自然也是在踩他们的颜面。

  吕嫣美眸同样是望着那崩塌的山壁,俏脸复杂,周元这种顽强,连她都是感到心悸,同时也感到极其的不忍。

  “周元,别起来了…认输吧。”她喃喃道。

  只要认输了,袁洪也就没办法故意以此羞辱他了。

  而且,就算认输,也不会对他的名声造成损失,因为他做得已经极为的完美了。

  此时,那首席峰外震天动地般的声音,也是若有若无的传来。

  “周元!”

  “周元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似是听到了那些声音,崩塌的山石处,山石滚动着,似是有着一道身影,艰难而狼狈的再度缓缓撑起身子,隐隐有着鲜血从石头中滴落出来。

  吕嫣紧咬着银牙,偏开头去,不忍再看。

  “周元师弟…认,认输吧!”周泰眼睛都红了起来,

  张衍也是死死的咬着牙,虽说以前总是看不顺眼周元,但此时后者那种顽强,却是连他都是感到一丝由衷的心悸。

  袁洪凌空而立,双臂抱胸,眼神冷漠的望着那滚动的山石处,然后他微微侧头,听着那从首席峰外传来的声音。

  “看来你还挺受欢迎的啊。”袁洪似是微笑一声,道。

  他摇了摇头,淡淡的道:“不过身为失败者,我觉得你不配。”

  “玩也玩够了,接下来你若是再不认输,我就只好,断你一条腿,再看你能不能站起来了…”

  袁洪指尖上,有着狂暴惊人的源气疯狂的汇聚而来,整个天地间都是有着轰鸣声响起,四周的大地,都是在此时震动起来。

  嗡嗡!

  而伴随着源气疯狂的汇聚,只见得袁洪的身前,一道巨大无比的源气剑影,缓缓的浮现。

  那柄剑影一出现,便是有着滔天般的剑气肆虐开来,锋利无匹,连地面都是被撕裂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。

  任谁都看得出来,这一道剑影,即便是巨山,都将会被一分为二,若是再落到周元的身上,凭后者的实力,必然无法再承受。

  周泰,张衍,吕嫣三人的面色都是剧变。

  “住手!”三人怒喝出声。

  然而袁洪嘴角却是掀起一抹轻蔑,根本未曾理会他们,屈指一弹。

  嗡!

  然后所有人都是见到,一抹剑光,在这一瞬间划过天地间。

  那般速度,快如惊雷。

  很多人都仅仅只能见到那片大地被撕裂开来,那崩塌的山壁处,无数山石凭空的碎裂,断裂处光滑如镜。

  一抹剑光,直指那道艰难爬起来的身影。

  一瞬既至。

  “结束了。”袁洪淡淡的道。

  剑光掠过,分裂了无数岩石,冲进了山壁之中。

  有着剑气肆虐开来,只见得那片山壁瞬间出现了一道道光滑的切口,最后开始铺天盖地的崩塌,坠落。

  烟尘升腾。

  无数人不忍的闭上眼睛。

  袁洪摇了摇头,便是打算转身离开,宣布此次首席之争的结束。

  轰!

  不过就在他刚欲转身的瞬间,那山石堆积处,有着一道狂暴的源气猛然爆发,直接是将那无数山石震飞开来。

  天地间无数道目光惊愕的看来。

  袁洪微微一怔,讶异的道:“还有力气?”

  他也是抬起头,看向那崩塌的山壁,那里堆积的巨石早已扫飞,再然后,他便是见到一道身影,依旧是直挺挺的站在那里。

  烟尘中,那道身影伸出着手掌,紧紧的抓着前方。

  那里有着光影浮现,赫然是一柄巨大的源气剑影!

  袁洪的瞳孔,在此时猛的一缩。

  那道剑影,赫然是先前他所发出的攻势,但为何…竟会在此时,被周元以肉掌生生的抓住?

  竟然没将他的手臂斩断?

  “怎么可能?!”袁洪眼中,掠过惊疑之色。

  天地间,也是有着震动的哗然声此起彼伏的响起。

  噗嗤。

  周元浑身都是鲜血,皮开肉绽的模样极为的凄惨,他吐出一口血沫,缓缓的抬起头来,在他的眼瞳深处,似是有着银色的光芒在缓缓的流转,显得极为的神秘。

  “你他娘的…”

  他喘息着,有着声音,从那带血的牙缝中缓缓的吐出来。

  “打够了吗?”

  当那最后一个低沉的字音落下的时候,周元血肉模糊的掌心间,银光涌动,手掌猛然握拢。

  咔嚓!

  当其手掌握拢的瞬间,似乎那里的空间都是微微扭曲,再然后,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便是见到,那柄巨大的源气剑影,竟然是伴随着周元手掌的握拢…

  轰然炸裂!

  “打够了的话…”

  “那就该到我了吧?!”

  与此同时,周元森然的声音,响彻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