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名额确定

      第四百四十二章 名额确定

  第二日,周元略作收整,便是打算直接前往玄老那里,不过在其刚出洞府时,就被一名弟子赶来通知,让他前往求道殿。

  因为今日将会有着宗内的执法长老来到圣源峰,确定各脉首席之争的名额。

  而只有被执法长老记录下来,才能够算做真正的有着参加争夺首席的资格。

  毕竟首席弟子,可谓是苍玄宗一代弟子中的真正精锐,未来宗内的长老,说不定都是出自此中,这具备着极大的意义,所以在面对着首席弟子之争时,苍玄宗内也是极为的看重。

  当周元听闻后,也知晓此事重要,所以前往玄老那里的打算,就暂时要先等等了。

  “走吧,先去求道殿。”他对着前来通知的弟子抱了抱拳,道。

  此时夭夭也是行了出来,她抱着吞吞,道:“我也去看看吧。”

  说起来夭夭算是整个苍玄宗最独特的人了,因为直到现在,严格说来,她都不算是哪一峰的弟子,毕竟上面各位大佬都在争夺,反而僵持下来最终没有结果。

  如果是旁人对此可能还有些郁闷,但夭夭反而是宁愿如此,所以也没什么意见,就保持着这一份苍玄宗内独特的自由身份。

  周元对此,自然没什么异议,当即便是动身,带着夭夭直接是赶往了求道殿。

  而当他们赶到求道殿之前时,这里早已是人影绰绰,圣源峰三脉的弟子都是汇聚于此,场面倒是极为的热闹。

  周元带着夭夭落向了沈太渊他们所在的方向,后者瞧得两人,也是冲着他们点点头。

  周泰倒是对着周元招了招手,后者于是来到他身旁,目光看向前方,那里的石台上,有着一名灰白头发的老者。

  “那是鹿长老,此次咱们圣源峰的首席之争,便是由他来作为裁判,现在他来,是要先确定各脉的参选名额,然后上报掌教。”周泰低声说道。

  周元微微点头,目光掠过其他的地方,在不远处,是以吕松长老为首的吕松一脉弟子,不过显然,在场声势最盛的,还是要数正对方的那一片…

  那首位,便是陆宏长老,在其身后,便是大片大片的门下弟子,数量几乎比他们这两脉加起来都还要多,可谓是声势强悍。

  “三位长老,人已到齐,接下来就请各脉先将参加首席之争的名额确定一下吧。”那位鹿长老看向沈太渊,陆宏,吕松三位,笑着说道。

  三位长老皆是点头,走上前来。

  “我这一脉,此次也就三人参与。”吕松长老率先笑道,然后他招了招手,只见得便是有着三道人影掠上石台。

  “吕嫣,邓通,穆生雷。”

  三道人影,以吕嫣为首,她俏立于台上,娇躯修长,倒也算是显得英姿飒爽,吸人眼球。

  他们三人,在这圣源峰也是极为有名的人,同时也是吕松一脉诸多弟子中最强者,所以对于他们代表吕松一脉参与首席之争,众人倒是并不意外。

  沈太渊见状,说道:“我这一脉,也是三人。”

  “周泰,张衍…”他声音落下,周泰与张衍也是落上了石台,博得诸多欢呼声,作为沈太渊一脉的顶梁柱,这两人也的确算是有资格。

  “还有…周元。”

  不过,当沈太渊此话一出时,便是不出意外的引起了一些窃窃私语声,除了沈太渊一脉,其他诸多的弟子都是眼神惊疑。

  虽说周元这将近一年的时间中,在苍玄宗内声名鹊起,但不管如何,他都只是一个新弟子而已,而现在就要他参与首席之争,会不会欠缺了火候?

  在那诸多目光下,周元也是面色平静的上了台。

  “竟然还真派了他参加首席之争?”吕嫣俏目看过来,暗自嘀咕了一声,虽说她现在对周元也不再轻视,但依然是觉得派周元参加,实在是有些不稳妥。

  不过最终她也没说什么,毕竟这是沈太渊一脉的事,到时候周元出丑,丢人也和他们没关系。

  “呵呵,沈长老,你们这一脉,现在就没落成这个样子了吗?派一个四重天的弟子参与首席之争,说出去也不怕损了你的颜面?”陆宏目光扫了周元一眼,然后冲着沈太渊皮笑肉不笑的道。

  言语间,显然是充斥着讽刺。

  陆宏话一出,他那一脉的弟子,则是发出了哄笑声,将沈太渊一脉的弟子气得有些面色难看。

  倒是沈太渊面无表情,道:“老夫一张老脸,又不值什么钱,就不劳陆长老费心了。”

  “倒是陆长老要小心了,如果到时候真出现什么意外,恐怕你就不是丢脸那么简单了。”

  这陆宏一脉,是剑来峰灵均峰主力排众议,花费了极大的心思,才将他们转入圣源峰,而他们的目的也很明确,就是为了夺得圣源峰主脉而来。

  如果到时候陆宏失手,必然就会被灵均峰主召回去,那种灰头土脸,恐怕真是会有点在苍玄宗内抬不起头。

  陆宏闻言,则是忍不住的一笑,然后那目光带着一抹轻蔑的看了周元一眼。

  “意外?沈长老原来是指望着这种事?那可就真是要让你失望了…”陆宏摇了摇头,然后手掌一拍。

  唰!唰!

  当其掌声一落,顿时有着一道道破风声陡然响起,然后众人便是见到六道身影,立于在了陆宏身后。

  那六道身影,最首位便是身躯壮硕,面色漠然的袁洪,他立于那里,便是隐隐的散发着一种压迫感。

  而在其身后的另外五位弟子,也是周身涌动着强悍的源气波动,一看就不是拉来凑数的。

  足足六人!

  沈太渊与吕松长老的眼神,都是在此时微微一变,面色有些不太好看,他们两边,都是倾尽全力的培养,最终才拿出了三位够资格参加首席之争的。

  而反观陆宏这里,一出手就是六位,当真是以一脉之力,就能够抗衡他们两脉。

  可谓是真正的人才济济。

  并且,最让得沈太渊与吕松担忧的,还是那叫做袁洪的弟子,此人就算当初在剑来峰,都是名气响亮,在来到圣源峰后,虽说变得更为的低调,但任谁都知晓,那是他根本就不屑于与圣源峰两脉的弟子交流。

  这一次的首席之争,陆宏一脉,不论是数量还是质量,都是占据着绝对的上风。

  这一点,不仅两位长老看得清楚,甚至连两脉的弟子,都是在此时微微沉默下来。

  而那陆宏一脉的弟子,则是气焰大涨,发出阵阵的哄笑声,时不时投射过来的目光,充满着戏谑,令得两脉的弟子有些愤怒。

  可愤怒归愤怒,现实如此,说任何的话都是无法改变。

  陆宏的目光,带着笑意的看过身后的六道身影,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看向沈太渊,余光瞥了周元一眼,道:“现在…沈长老可觉得还有意外?”

  沈太渊面色阴沉,没有作答。

  陆宏见状,笑意更浓,春风得意的模样,显然是首席弟子,志在必得。

  那位鹿长老目光环视一圈,倒没有说什么,只是有些惋惜的看了沈太渊与吕松二人一眼,两人在圣源峰这么多年,也算是苦苦支撑,但可惜的是,如今还是被一个空降而来的陆宏死死的压住。

  没办法,陆宏来自剑来峰,还有着灵均峰主支持,可不是沈太渊与吕松能够相比的。

  而未来,一旦陆宏一脉夺得主脉身份,可想而知,另外两脉,必然会被不断的压缩,从此,圣源峰,也就会由陆宏一脉做主。

  鹿长老拿起玉简,光芒绽放出来,便是将上台的三脉弟子,尽数的照入其中,最终便是将名额确定下来。

  “两月之后,便是首席之争,还望各脉竭尽全力。”陆宏,沈太渊,吕松三位长老,皆是抱拳。

  陆宏满面笑容,目光扫了一眼后方的周元,然后冲着沈太渊玩味的道:“沈长老,那我就等着,两个月后看看你们有什么意外,能让我多点乐子了?”

  他大笑一声,便是直接转身而去。

  那袁洪也是眼神没有波澜的看了众人一眼,然后在周元身上顿了顿,淡淡的道:“希望你们真能搞点什么意外吧,不然的话,这圣源峰的首席之争,也实在太无趣了一些。”

  声音落下,他便是转身而去,在那袁洪身旁,其他五位弟子则是发出轻笑之声,笑声中,充满着轻蔑。

  周泰,张衍二人面色铁青。

  那吕嫣俏脸也有些愤怒,瞪着那袁洪的背影,最终她走过来,看了周泰,张衍两人一眼,又看向周元,有些埋怨的道:“你们一脉在搞什么,难道还凑不齐三个人吗?把这小子抓来凑数吗?”

  周泰有些尴尬,这吕嫣说话从来都是这么直,也不给人留颜面,哪有当着周元这么说话的。

  不过周元倒是神色平静,他只是看了袁洪的背影一眼,然后对着沈太渊抱了抱拳,便是转身离去。

  有在这里抱怨的时间,还不如直接去修炼。

  既然这陆宏一脉都这么喜欢意外的话,那他就努力一下吧,总不能让人太失望吧?

  吕嫣瞧得周元理都不理她,也是气得跺了跺玉足,将火气发在周泰,张衍二人身上。

  “你们瞧瞧,这小子,以为有点成绩就傲上天了,这首席之争,也是他能来参加的吗?”

  她咬着银牙,忿忿不平。

  “哼,等首席之争开始了,我倒是要看看,他究竟有什么资格,这么嚣张!”

  (这几天出国了,更新要缓一下,应该五号恢复更新。)